就让它成为一场美丽的梦吧,虽然他一直渴望着回去|美丽的梦啊

来源:教学工作计划 发布时间:2019-07-26 17:15:46 点击:

那日,西天边乌云阵阵,大雨将倾。敌军纵火烧了城门。

城外宁水汤汤,绕着城门奔流而过。

烈火在大雨中咆哮,如山间猛虎。

那个年轻的将军终是败了,铩羽而归,失了他的城,更失了他无上荣誉。

天子震怒,一纸诏令罢免了他一切官职,他亦是心灰意冷,卸下陪伴他十余载的铁甲,只身带了把佩刀,骑着俊马,南下回了晚城。

晚城是他的家,可他已无颜再见那些亲友。索性,他去了晚城的后山,在山间随意搭了一间草屋,当了隐士。

开始几个月,他可还算是耐得住寂寞,每日清晨伴着鸟鸣醒来,若是晴天,他会独自走向山里,不为找寻什么,只为平息心中战败的耻辱,他一去就是一整日,归来时已是明月松间照了。有时,他也会早起练刀。现下已是深秋,南方的深秋向来不冷,只留满地落叶,刀划过的地方,枯叶飞舞,有如一只只断了翅膀的蝶缓缓坠落。

然幽居的生活并未磨灭他心中那颗热血的心。

可属于他的战场已经回不去了,他想着可以当个江湖豪侠,踏马走过江湖万里,江湖之大,总会有他的容身之处。

于是,他收拾好行礼,纵马离开了。

秋来山间多雾,晨时阳光稀薄,草叶上尚有昨夜的露水,地上的白霜也是薄薄的。

没有鸟鸣,没有虫音,只有马蹄踏过雨后泥土的芳香,仿佛整个山林都在懒懒酣睡。

忽然,林间传来一阵幽幽的琴音。

那琴音清脆婉转,悠扬绵长,歌声和着琴音,穿过层层竹林,从远方遥遥传来。

他一生都没有听过这么清澈的琴歌之音,是那么清澈,如同大海淘尽海螺的泥沙,洗去沉淀了千年的尘土。

他骑着马,顺着琴歌,渐行渐远。

秋风乍起,吹落了片片枯萎的竹叶,远远看去如同大雪隔开了他远去的背影。

他往山间行去,走过溪流,走过河谷,那琴音不绝如缕,未曾断歇。

午时,日出而林霏开,山间雾气散去,他面前豁然开朗,一林子的红枫出现在他面前。

许是到了秋天,红枫落了满地的红叶。

红枫两排而立,中间夹了条小道延伸至尽头,满眼望去尽是枫红色。

琴歌就是从小道的尽头传来。

莫不是那里有位枫林仙子?琴歌这般神秘清丽,想来定是个美人。

他竟好奇了起来,继续顺着小道走了进去。

大概行有十里,十里枫林的尽头竟有一扇古朴的城门,城门虽然巍峨矗立却掩开了一角,那上面爬满了枯绿的树枝,枫叶也落满了城头。

此为何处?

他推开了城门,走了进去。

到了城里,满是破旧的楼宇,被枯藤环绕,被满城的枫树落了个秋天,遍地枫红,阳光下是种瑰红的暖意。

那琴歌更加清晰了。

唱歌的人端坐在老树下的软席上。

是个姑娘。

一个恍惚间,他觉得这真是一场朦胧美丽的梦。

那姑娘长得甚是好看,真像个枫林仙子,一身枫红纱衣,白玉簪子半挽着长发,她纤细白皙的手指拨动古琴,乐调在她之间流淌,如水般柔柔。

他静默地听着,不敢多出一言去打扰那弹琴的女子。

“这的枫树长得甚好,”待的姑娘停住,他从地上捡起一片枫叶,问道。“敢问姑娘,此为何地?”

“这是晚城。”姑娘柔声道,向他走来,一阵清风吹过,又落了许多火红的枫叶,那姑娘就在枫叶雨中张开双臂,纱衣飘柔如绸缎。

“晚城?”将军不解,此地为山间,怎会是晚城呢?晚城不应该是山外么?

那姑娘似乎看出他的疑惑,微微一笑,“对,就是晚城。或许你们都不知道呢,晚城在最开始就是建在山间的,这里有十里地的枫林,到了秋天红枫落叶,满地都是枫红。”

他似懂非懂,看着她洁白无瑕的笑容,他无心再管何为晚城了。

“我欲为江湖游侠,奈何不知去处,行马路过此地,姑娘可否留在下喝喝热酒?”

那姑娘倒也是个干脆的人,噙着笑意,便领着他走向城的深处。

城中房屋无人居住,散着流年的陈旧。他们一排排鳞次栉比地排列着,煞是整齐,只是不知为何每家的小院里都会种上一颗红枫树,火红的枫叶落满了屋檐。

他走着走着,便信了姑娘说的,这真的是最初的晚城,满城枫林,深秋叶落。

姑娘带着他弯弯绕绕,来到了她的住处。

那是间精致的木屋,屋前亦是种着三颗高大的枫树。

姑娘招呼他在门前的石椅上坐下,他就端正地坐着,把玩落在石桌上的枫叶,看着它一条条叶脉,如江河延展。

姑娘捧出两坛酒,又拿出了温酒的炉子,也坐在他面前,替他温酒。

姑娘似乎很会温酒,手法娴熟,挽酒,温酒,倒酒做得分毫不差。

热酒的酒香四溢飘散,飘过他的鼻尖,让人沉醉。

“此酒名为丹枫白露,是用秋日清晨采集红枫叶上的露水所泡,你可尝尝。”姑娘为他倒好了酒汁,将酒盏递给了他。

他看得出神了,呆呆未动,直至姑娘再次唤他。

他回过神来,倒是有些不知所措,接过那杯酒喝了尽,憨憨一笑。

姑娘见他那般神态,亦是微笑,只是她笑得很好看,玉手掩着红唇。

那杯酒很是好喝,味道香醇,入口微苦,入喉带着股暖意,又有空山新雨后的清晰。

真似琼浆玉露。

他又喝了许多,边喝边喝姑娘玩笑。

他对她说出自己曾是打败而归的将军,被皇帝罢免了官职,又无脸归家,甚是心灰意冷。

那姑娘似乎不懂他说的什么将军啊,皇帝的,却在他面前耐心听着,时不时地问他一些。

“姑娘没去过山外么?”

“从未出过晚城。”姑娘看着枫树,“这的枫林很好,到了秋天的早晨,便笼罩在一片云雾中。”

秋来雾笼枫林?是何等景象呢?

朦胧中,又有一位佳人,那又该何等瑰丽。

“敢问姑娘芳名?”他犹豫着,终是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那一言。

“晚落。”姑娘说道,“晚城枫林落,雨后雾来秋。”

“晚落,是个好名字啊。”

他在心中默念了许多遍。

晚落,晚落,晚城枫林落。

他想起了满城的枫林,落了一个秋天。

第二日清晨,他从醉宿中醒来,他环顾四周——这是一个不大却应有尽有的屋子。香炉上冉冉升起的香烟,架子上打瞌睡的白色鹦鹉,还有案桌,桌上摆着纸笔,宣纸干净整洁,似乎主人从未用过。

可他只觉得头疼不已。

“你醒了。”晚落从门外端来一盆清水放在床头,“昨日你喝得烂醉,我怕你一人下山出什么事,便把你扶到我房间休息了。”

晚落还是那件枫红纱衣,说话间也飘着一股花的清香,她也像花那般,笑得恬淡却绚丽。

“哦……那……多谢……晚落姑娘了。”他摸了摸脸,很烫,看来已经红了。他有些不好意思了,索性低下头,想着自己在军营里喝着烈酒也不曾醉过,今日怎在姑娘面前跌了面子?

他快速从床上爬起,随意洗了把脸,匆匆告别。

他快马跑出十里枫林,但终究不舍,回头一顾。

只见枫林望不见尽头,云雾所落之处,已成淡红,如仙境,更如梦境。

晚城枫林落,雨后雾来秋。

当真有此景,更有此情吧。

那姑娘似乎在雾的尽头眺望。

是不舍么?

又是谁的不舍呢?

自那日之后,他放下行囊,放下了他的脚步,又回到了他的屋子,他心中没有仗剑走天涯的热血被心中那颗怦怦的磨灭。

那姑娘的笑容在他心中绽放如花。

他每日都回去晚城,去找她,而她,似乎也知道他回去,早早温好丹枫白露,早早地在城门放歌弹琴。

她说这是她的城,城中只有她一人,可现在不再是她一人了。

于是,他带着他的骏马,来到这座城,陪着她,亦陪着自己孤独了二十多年的心。

清晨,姑娘在城门弹唱,他就在一旁喝着酒,有时也会舞刀,一唱一舞,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,满城枫叶只为他们红叶更只为他们飞扬。

到了傍晚,他们携手走在城中的每一个角落。

姑娘向他讲起城中的那些故事。

“你知道么?这家住着一个很好的老奶奶,小时候她家有只胖胖的猫,我很喜欢呢。”

“你知道么?这是一个医馆,里面有个姓李的郎中,妙手回春,救过很多人呢。”

“你知道么?”晚落指着一个角落,“有个很厉害的说书先生就是坐在这为我们说书的,他说的可好了。”

他顺着晚落手指的地方看去,那里有个落满了青苔的石板,她说着,他仿佛就信了,那里坐着个说书人,说着孩子们都喜欢听的故事。

……

有时,他们也会去十里枫林走走。

晚落其实很调皮,走的时候也是连蹦带跳,枯萎的落枫叶被她踩出破碎的声音,有点像沙漠风吹。

“晚落,你可愿与我下山玩玩?”

“下山?”

“对,下山。你知道沙漠么?你刚刚踩枫叶的声音就像沙漠。”

“沙漠?那是个什么地方呢?”

晚落从未下过山,自是不知道何为沙漠。

他耐心地解释,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入海流。沙漠就是我国的北疆,只有漫天黄沙,苍凉悲壮,那里埋骨累累,却守护着我国大好河山。”

“就像十里枫林守着晚城么?”

“对,就像十里枫林守着晚城。”

“那你何时带我去呢?”

“你若想,何时都行。”

还有时,他们会坐在屋檐上看繁星。

看星河万里,静谧无比。他总会说,“当年我征战沙场,连星空都是红的。”

而她总会说,“可你现在放下了不是么?”

放下了么?

或许真的放下了吧。

那些征战,那些纷扰,其实都不及她笑颜如画吧?

“晚落,我喜欢你。”

星空下,他小声说了。

晚落许是累了,趴在他肩头睡得正熟。

他也不恼,小心翼翼地亲了亲她的额头,抱着她跳下屋檐。

晚落,我喜欢你,可惜你没听见啊……

“可我不能让你听见啊,我放不下你,亦是放不下我的国。我是将军,从我握刀的那一刻起就发誓为国而战。如今两国又开战了,国破山河,百姓流离失了住所,我要拿起我的战刀从回战场,我是你所爱之人,更是一个将军,数年前那场败仗我负了万人性命,如今总该还的。我本想放下,可我还是放不下。

我该走了,你也不该挽留,我们还会再见的。我去的地方便是大漠。等我凯旋,我当许你嫁衣红霞,那时,我不再管世间纷扰,我们一起隐居你的晚城可好……”

他无声无息地离开,只留下一封书信置于她的床前。

她看着信笺,是他熟悉的笔迹。

她浅浅一笑,“我还是不懂真正的你啊。不过没关系,我等你回来,你不回来我也可以去大漠找你,只是你回来了,你可莫要再走了……”

她笑着笑着,泪湿两行。

……

征战三年,他又从新披上将军的铠甲。

他军旗所指,将士无不所向披靡,百战百胜,毫无败绩。

他驻扎在大漠,想起和她的那个约定,他学着她的调子,唱起了她唱过的歌。

那歌清婉,在大漠里就像一汪清清的泉水。

“你可知晚城枫林呢?”

他总是会向他的亲兵说起那个地方,那个人

十里枫林,雾笼晚城,佳人侯君归。

这是或许是支撑他三年的记忆吧。

只是他说着,他的亲兵全然不知。

似乎没人听过那个地方吧?

可他说着说着,总感觉自己回到了那里,喝着晚落温好的丹枫白露。

那个落了满地枫叶的地方,他一直渴望着回去呢……

只是,回不去了,怎么样都回不去了。

他心脏中了三支箭,倒在了茫茫大漠,被大漠中带刺的树根划破了脸。

他向南方望去,没有看见他想看见的那人。

可眼前,却有大片大片枫林,枫林被大雾笼罩。是了,南方的秋天到了。

他们初见时,也是一个秋天。

晚城的秋天,大雾连绵,十里枫红,佳人侯君归。

他死后,来到了奈何桥头,奈何桥头满是鲜红的彼岸花,他看过无数红色,却唯有枫红最艳。

连彼岸花都敌不过那十里红枫。

“客官可要乘船渡忘川?”

他犹豫不绝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你是个好姑娘,会有比我更爱你的人去爱你,那么来世再见了。

“等等……”

忽然,他背后传来女子柔软的声音。

是她,晚落。

晚落还是那件枫红纱衣,那么美那么艳,彼岸花在她面前都失了颜色。

“你可知我早已死去,在这等了你许久,总算把你等来,我们一起乘船渡忘川可好?你还记得你说过的那个大漠么?来世带我去吧,听你说大漠很美呢。”

不待他回答,她拉着他上了船……

太平盛世终是来了。

两国不再征战,说书馆的说书人总爱讲起一个将军。

他不说那个将军在战场上多么英勇,也不说那个将军死得多么悲壮。

他只说将军亲口对他说的那个故事

其实最初的晚城在山里,那里有十里枫林,还有一个美丽的姑娘,她名为晚落,他爱她很深很深。他们曾一起歌唱舞剑,一起走过十里枫林,一起看繁星万里……他向他承诺,待他凯旋,许她嫁衣红霞,枫林为证,天地为鉴。

人们陶醉于这个乱世中的爱情,却总有好事之人四处询问说书人口中的那个晚城,那个十里枫林,可他们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地方。

那个有着十里枫林的晚城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,又似乎随着那个将军的死去,那座城,那个姑娘也都不见了……

晚城枫林雾来秋。

这个故事被一个流落街头的史官写入了市井的野史……

推荐访问:
上一篇:婚姻【没有爱情的婚姻,不想用一生进行下去】
下一篇:[葛藤,原始野性的爱] 原始的野性

Copyright @ 2013 - 2018 77文库网_范文大全_应用文档_免费文档 All Rights Reserved

77文库网_范文大全_应用文档_免费文档 版权所有 湘ICP备11019447号-75